帐号: 密码:
站内搜索: 订阅资讯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 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历史纵横 >> 阅读文章

街店印迹——姚家大门堂

2010-06-09 15:07:24 来源:双甸镇社区教育中心 浏览:2598

    在双甸西街北巷口,现幸福路44号,有一个朝东大门,过去人们习惯称它“姚家大门堂”。解放后至1973年是双甸区委驻地。姚家大门堂之所以出名,一是因为姚家的大门比起一般人家的大门要大;二是因为姚家大门里所居姚姓人多,且出过不少名人。早在十九世纪,大门里就建有30多间房屋,住着四房兄弟,都从这个大门进出。老大叫姚玉枝,生有三子:长子姚宇人,二子姚继人,三子姚泽人(1888-1938),又名姚祖诏。当时,姚家也称得上一个书香门弟。长子姚宇人曾在山东做过知县。三子姚泽人很有才学;曾师事任为霖、沙元炳,师生唱酬甚洽;又曾为原北京大学副校长、全国著名语言文字学家魏建功(1901~1980)的老师,两人交情甚笃。后魏建功的妹妹魏建则嫁给了姚泽人的儿子姚乃文,生有二女。姚泽人著有《古制考》等。其《古制考》的赋役篇、乡遂篇,曾由浙江大学任铭善教授发表于194710月《浙江学报》第1卷第1期《孙诒让百年纪念专辑》上,任铭善还为此作了跋。任铭善跋云:

“《古制考》二十篇,其成者四篇,佚存二篇,本师如皋姚泽人先生祖诏撰。先生从武进屠敬山寄治文章,既乃去华就实,取法桐城姚氏,而所造于恽子居为近。复因屠氏之学治十六国史及春秋地理,遂肆力左氏传,泛滥三代两汉之书,究其归趋,尤在周官经。于时新义朋兴,一家数变,大排诋周官,先生穷居里闾,独抱绝学。铭善间尝以康廖之说为请,先生曰:二君岂不读书者,顾不能有守,吾恐其徒为捷径窘步,俾不学有所藉口耳。在京师,值黄季刚侃。黄简敖不为礼,既与谈,欢甚。退谓人曰:是不为流俗之学者。先生归,亦语铭善曰,季刚于文章睥睨一世,独于屠先生无间然也。先生困于治生,晚岁作客,益不得安心著书。夷寇乱作,乃乡居闭门草《古制考》,拟二十篇,其成者四篇,曰乡遂,赋役,井田,学校,铭善皆受而读之,十六篇未知其目。不数月,先生以疾终,所居沦陷,遗稿散落。乡遂、赋役二篇有副在铭善许,他二篇又佚不存。别有《左传地理考》、《十六国史略》,皆未成,要其议论证据,冥搜孤往,于顾震沧、洪稚存无讥焉尔。此《古制考》推本周官之学,商略三郑,而折衷于经。其论井田,辨注说小司徒造都鄙井牧异于乡遂之非,论学校,谓古制无里塾聚讲之制,尤戛戛高举,而莫不釐然惬当。世不悦学,使其厄穷无以卒业,又经乱并其成者不能保有,亦命也乎。先生以师礼事先君,而铭善兄弟尝游于先生之门者,二人自先世居同里相厚。今先生殁已十年。子质君雅静能文,有父风,前岁死于覆车之祸。故乡久在兵间,铭善亦趋趄未有归法,检点遗编,缅思童子抠衣隅坐,有不胜其泫然者矣。”又跋云,“近世能读孙徵君《周礼正义》者少,先生徵君后,其为学之途轨同,因正义以益为发明,虽其书不传,得其賸篇散义,亦足以窥其要指”。

从可查资料获悉,姚泽人还写有《临渠小筑记》、《春永堂文存跋》等名作,收录在《如皋管氏宗谱》内。现附上1923年姚泽人所写的《临渠小筑记》一文,以示掘港管氏宅旧貌及姚泽人的才学。

临渠小筑记

姚祖诏

掘港管子佩珊构庐于所居之后,南临水以启扉,故曰“临渠小筑”。地广百弓,屋十数楹,高闳闓朗规其半,庋古今图书。胡池深泓抱庐之背而左右流,可以种荷,可以畜鱼。架桥池上通旧居,桥心结亭,秋冬以观月雪。傍庐隙地,环植花树,以听鸟鸣。门前流水,西接江,东通海,往来帆影落于户牖。

信地美而适于闲居。掘港,一市聚也,利擅鱼盐,商贾辐凑,豪华之习甲於如皋。自非逐利追业,虽少长其地者且厌其嚣。佩珊席丰而无营役於乡治,而亦卷力筑是庐以居,虽无湖山之胜,而四时之景亦足以清而澹尘虑。

今夏余造其居而庐适成,越宿将去,属为记之。余期他日再至相与,招风月,揖古人,左素娥而右清籁,下秦汉而上唐虞,傲皖浊世,歌啸海天,或亦足以移佩珊之情也。癸亥五月同县姚祖诏记。

(根据姚兰秋 姚全 姚察等回忆 《如东大观》等资料 丁德全整理)

主办单位:如东县双甸镇社区教育中心